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客户端
總書記和鄉親們的脱貧故事

時間:2021-02-23 15:24:18 來源:連雲港傳媒網

一個奇蹟,令世人矚目。

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,8年後,全部脱貧。

佔世界近1/5人口的大國,徹底擺脱絕對貧困,是人類減貧史所未見。這個大事件,在極不平凡的2020年,發生於中國。

泱泱大國,治國理政千頭萬緒。在輕重緩急間傳遞着黨的初心、國家的温度。山腳下直通省城的路、搬出土坯房的家、家門口就能讀書的課堂,人們從點點滴滴的變化中,讀懂中國。

“善為國者,遇民如父母之愛子,兄之愛弟,聞其飢寒為之哀,見其勞苦為之悲。”

習近平總書記和鄉親們的脱貧故事,是中國共產黨的故事,中國人民的故事,中國的故事。

情懷:

“我是人民的勤務員”

2015年10月16日,北京。人民大會堂高朋滿座,各國嘉賓匯聚一堂。習近平主席在2015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。

總書記動情地回顧起一路走來的歷程,頗為感慨:“40多年來,我先後在中國縣、市、省、中央工作,扶貧始終是我工作的一個重要內容,我花的精力最多。”

這是一位常年深入最偏遠農村,經常出現在最貧困羣眾身邊的大國領袖。多少回,前一天總書記還在風雲際會的外交場合,在重大關頭引領國際議題,第二天已經輕車簡從,風塵僕僕趕去貧困村。

數年間,總書記的足跡遍佈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。

六盤山區、秦巴山區、武陵山區、烏蒙山區、滇桂黔石漠化區、滇西邊境山區、大興安嶺南麓山區、燕山—太行山區、呂梁山區、大別山區、羅霄山區等區域的連片特困地區和已明確實施特殊政策的西藏、四省涉藏州縣、新疆南疆三地州……

翻山嶺,冒風雪,頂烈日。一串串足跡,在中國地圖上星羅棋佈,丈量着從貧困到小康的進程,也澎湃着黨心民心的同頻脈動。

冒着零下30攝氏度的嚴寒,他走進地處邊陲、正艱難進行產業轉型的林區;在大涼山村寨,他沿山路看了一户又一户人家;在秦巴山麓生態移民村的老鄉家,他挨個屋子轉一轉,摸摸炕腳暖不暖;太行山深處,他帶着貧困户一筆筆算脱貧賬;他走進六盤山區破矮的土坯房,舀起一瓢水嚐嚐水質;武陵山區層巒疊翠,一位老人緊握着他的手,一個勁地誇讚黨的政策好……

置身扶貧一線求解脱貧,是習近平同志多年來一以貫之的工作方法。早在福建寧德工作時,路途最偏遠難走的壽寧縣下黨鄉,他就是第一個到那裏的地委書記。

鄉親們至今記得,是當地鄉黨委書記拿柴刀一路砍,習近平同志拿竹竿撥草向前。至今,下黨鄉的人們還常唸叨,習書記端起村裏滿是茶垢的杯子、和鄉親們嘮家常的模樣。

曾在寧德地委工作的同志回憶起那時:“一年裏他半年的時間都在下鄉,入户看得很細,不知道掀了多少鍋蓋、掀了多少桌蓋、掀了多少鋪蓋。”

鍋蓋鋪蓋裏,裝着羣眾真實的吃穿用度。習近平同志讀得懂鍋裏的窮,感受得到受窮的痛。

當年,他從北京到陝北梁家河的時候,還不到16歲。在那個每到青黃不接農民就要外出討飯的窮窩子,他一干就是7年。他也一樣捱餓,僅吃過一次白米,米香記到現在。他和村民們辛苦勞作,打井、築壩、淤地、修梯田、建沼氣池,就是要讓生活能夠好一些,能過上“一年四季吃上玉米麪”的好日子。“但這在當年幾乎比登天還難。”

中國農村的貧困狀況令他刻骨銘心:“多年來,我一直在跟扶貧打交道,其實我就是從貧困窩子裏走出來的。”從村到縣、市,到省,到中央,習近平同志始終掛念着眾多還沒有擺脱貧困的鄉親們。那些人、那些事,都裝在他的心裏。

2015年,習近平總書記在雲南考察的緊張行程裏,特地抽出時間,會見了怒江州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的鄉親們。見面時總書記親切地説:“我們並不陌生,因為有書信往來。”此前,鄉親們曾致信總書記,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的獨龍江鄉,即將因一條隧道貫通改變境況。長久地記掛,此行了卻了見一面的心願。

2016年全國兩會,距習近平總書記去湖南調研已時隔近3年。他參加審議時遇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代表,還不忘問起十八洞村大齡男青年“脱單”的情況:“去年有多少人娶媳婦兒?”

習近平總書記曾在電視新聞裏,看到過大涼山深處的阿土列爾村。那裏開門是懸崖,背後為絕壁,祖輩只能靠木棍藤條編的“藤梯”攀過險處。2017年全國兩會上,總書記就問起這個“懸崖村”,近況令他“稍稍放心”。2018年初,在山路上顛簸兩個多小時,他趕到了大涼山腹地。

一個細節,可以看出鄉親在習近平總書記心裏印得有多深,記得有多牢。2015年春節前夕,他帶着自己出錢採辦的年貨回到陝北黃土地,那是他在青年時代離開梁家河近40年後。“隨娃、黑子、鐵鎖……”總書記一口就叫出了鄉親們的小名。

昔日在陝北,他是鄉親們眼中“吃苦耐勞的好後生”;離開正定多年後,正定人依然親切稱呼他“咱們的老書記”;在福建工作時,當地人常喊他“百姓省長”;到浙江工作後,村民稱他是“黨派來的好乾部”。

“怎麼稱呼您?”2013年11月,湖南十八洞村,石爬專老人問。

“我是人民的勤務員。”

“腳踏在大地上,置身於人民羣眾中,會使人感到非常踏實,很有力量。”這些年,人民羣眾的衣食冷暖,牽動着總書記的喜與憂:“他們的生活存在困難,我感到揪心。他們生活每好一點,我都感到高興。”

一篇2012年底的講話全文近日面世,彼時的憂慮躍然紙上。那是黨的十八大閉幕不久,習近平總書記到河北阜平縣看望慰問困難羣眾。

阜平窮了多年。路崎嶇,房破敗。他一路表情凝重。看到老區一些鄉親生活還比較困難,“心情是沉重的”。考察後,一番質樸講話,習近平總書記指明瞭民族復興路上要抓緊推進的大事:“我們一定要想方設法、羣策羣力,儘快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。”

天地之大,黎元為先。從那時拉開新階段脱貧攻堅的序幕到今天,8年彈指一揮間,中國的窮苦之地卻是滄海桑田。近1億貧困人口,摘下了貧困的帽子,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。

擺脱貧困,歷史洪流巨響,藴藏着百年大黨的為民本色。

信念:

“我們的莊嚴承諾,一諾千金”

完成非凡之事,必有非凡之精神,非凡之行動。

2020年秋,習近平總書記專程去了一家開在小山村的紀念館,名叫“半條被子的温暖”專題陳列館。考察意味深長地選在聽取脱貧攻堅總結評估彙報前夕,脱貧的初心就藴藏在黨的紅色歷程之中。

1934年底,3名女紅軍來到湖南汝城縣沙洲村,寄宿在瑤族老人徐解秀家裏,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牀被子剪下一半留給老人。什麼是共產黨?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,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。

人民羣眾以同樣的深情迴應了黨。老區歌謠裏唱,最後一粒米做軍糧,最後一尺布做軍裝,最後一個兒子上戰場……習近平總書記的心中,今天惦念着老百姓的冷暖,同當年“共用一條被子”的情感並無區別。

重走長征路,幾多感慨,幾多憧憬。習近平總書記2019年5月在江西于都縣考察時,在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一幅“草鞋地圖”前長久駐足。

那是用80雙草鞋拼成的中國地圖。中國共產黨是窮人的黨,人民軍隊曾是一支打赤腳的部隊。8萬多紅軍戰士在於都河畔集結出發,走上了爬雪山、過草地的萬里長征。為了不讓紅軍赤足征戰,蘇區百姓家家户户打草鞋送給戰士們。

總書記叮囑道:“現在國家發展了,人民生活改善了,我們要飲水思源”。

于都縣潭頭村村民孫觀發是紅軍英烈後代,看到他一對孫兒孫女,習近平總書記想到了將來:“到他們這一代長大的時候,就是我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候。”

這是當年8萬多紅軍所期盼的中國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黨的十八大閉幕,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擲地有聲: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。”

久困於窮,冀以小康。自改革開放之初提出小康社會的戰略構想,不過短短三四十年。接過歷史的接力棒,他肩上的擔子並不輕鬆:“不能到時候,宣佈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可還有那麼多羣眾生活在貧困線下。”

黨的十九大上,習近平總書記這句話令人振奮:“堅決打贏脱貧攻堅戰”。他對省裏的同志們説:“我們黨員幹部都要有這樣一個意識:只要還有一家一户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,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”。

貧窮不是社會主義。百年前在風雨如晦的黑暗中誕生,中國共產黨就立志帶領百姓過上好日子。共產黨説話是算數的。小康社會,那是一代代人孜孜以求的夢想啊。習近平總書記一次次算日子,邁進小康的倒計時滴答作響,一刻不停。

2019年11月,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,習近平主席同與會外國領導人共同巡館。走着走着,他們腳步慢下來,眾人視線隨着他看向一塊顯示屏。那是標註脱貧攻堅進度的時鐘。習近平主席解釋得簡明而堅定:“我們的脱貧按小時、按分秒計算。”

2020年3月,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仍黑雲壓城,一場決戰決勝脱貧攻堅座談會卻在這時召開。大江南北,奮戰在脱貧一線的人們透過屏幕,深切感知到習近平總書記字裏行間的緊迫感:

“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,也考慮過等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再到地方去開,但又覺得今年滿打滿算還有不到10個月的時間,按日子算就是300天,如期實現脱貧攻堅目標任務本來就有許多硬骨頭要啃,疫情又增加了難度,必須儘早再動員、再部署。”

在1990年,習近平同志寫過一篇《滴水穿石的啓示》。2006年,習近平同志寫下《抓落實如敲釘子》。認準的事情,便有足夠的耐心,剋期必勝。下了決心,便鍥而不捨,“釘”到最後。

對這種作風,習近平總書記講得生動:“抓落實就好比在牆上敲釘子:釘不到點上,釘子要打歪;釘到了點上,只釘一兩下,釘子會掉下來;釘個三四下,過不久釘子仍然會鬆動;只有連釘七八下,這顆釘子才能牢固。”

對於脱貧,習近平總書記拿出了“滴水穿石”的韌勁和“釘”準不放的作風。他在全國兩會“下團組”時曾經説,我去過的每個地方我都抓反饋。有關部門都派人去看過,有的打招呼,有的不打招呼。

回想起20多年前,習近平同志就以這樣的勁頭,幫助福建深陷危困的連家船民脱了貧。

船民苦,一生在海上漂泊,一家擠一條船,蜷縮的腳被歧視稱“曲蹄”。習近平同志抓這項工作時,給船民在岸上建了房。但回訪發現,有些人待不住又回了船。

波折之後習近平同志盯得更緊了,趕到霞浦縣鹽田鄉。習近平同志是大個頭,船艙很矮小,他貓着腰進了船艙。

老船民見到這一幕很感動,聊天時倒苦水:“上岸後只有一個房子,那有什麼用?我們吃什麼?”

把船民上岸作為整套問題去解決,要定居,更要樂業。調研後,習近平同志鉚準各個環節,推出切實辦法,船民終於笑着上了岸。

多年後到中央工作,在全國兩會期間見到來自當地的全國人大代表。聽説船民住“榴房”,搞漁業養殖很紅火,習近平同志放下心來:“很好!關鍵是找到致富門路了。”

這些年,習近平總書記關心易地移民搬遷,仍然循着相似脈絡,從搬得出、穩得住,到能致富一步步去推進。既有必能達成的信心,也有步步為營的方略。

仍是在福建工作時,到三明調研,習近平同志提出了一個深刻影響了脱貧歷史進程的概念,“真扶貧、扶真貧”。黨的十八大後從北京到阜平駱駝灣村,三個半小時的車程他説“值了”,因為看到了真貧。

我們黨最講認真。全面小康路上一個也不能少,成敗繫於“精準”。長久以來,村裏事往往是“估摸個大概”。習近平總書記深知其中利弊。2013年底,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,“精準扶貧”的方略被首次提出。數千年來的鄉村治理引入了現代管理思路,扶持誰、誰來扶、怎麼扶、如何退,全過程都精準,要下一番“繡花”功夫。

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到青海省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調研。在班彥村村民呂有金家桌上,擺放着《扶貧手冊》和《貧困户精準管理手冊》。兩本冊子已經被翻得起了毛邊。總書記一頁頁翻着,一項項看着、問着,也感慨着:“這手冊用得多了,翻舊了!”

從點到面,從基數到進度,回頭看、動態管。這是一份珍貴的共和國脱貧檔案,這是一項史無前例的歷史性工程,這是中國共產黨對人民作出的一份莊嚴承諾。“一諾千金。”

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習近平總書記關注着脱貧的時間表,掌舵着脱貧的進程。既有“啃硬骨頭,打殲滅戰”的部署,也有“不獲全勝決不收兵”的豪邁;既有“防止層層加碼,不能‘被脱貧’‘假脱貧’”的警醒,也有穩一穩、沉一沉,以免欲速則不達的定力。

2015年11月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,總書記語重心長:“對這個問題,我一直在思考,也一直在強調,就是因為心裏還有些不託底。”

到了2019年4月重慶考察,總書記看了深山裏的村子之後,説:“看了這麼一個村,我心裏是有底的。”“從各方面情況看,我們對完成任務是很有信心的!”

從考察途中的每一個細節,去標記扶貧的刻度、去琢磨工作的短板。總書記注意到,過去很多人穿補丁摞補丁的衣裳,現如今除了年輕人為時尚特意為之,已經很少有人再穿了。

甘肅古浪縣黃花灘生態移民區,習近平總書記一路走一路看,一排排黛瓦白牆的新房寬敞又明亮。在隨後召開的省委和省政府工作彙報會上,總書記提起這段見聞:

“我昨天到黃花灘那户老鄉家,家裏都是精裝修,電視還是弧形的,我都沒有那種電視。”話音未落,笑聲陣陣。

總書記接着説,我問老兩口還有什麼要求,這位鄉親掉了眼淚,“他説,哪有什麼要求啊,想到想不到的都給了,千恩萬謝感謝黨。我們現在有民心啊,老百姓看到了我們是為他們做事。我們這個船啊,有人民的海洋牢牢託着。永遠不要失去民心,永遠要想着給老百姓辦事。”

方略:

“集中力量辦大事”

“中國共產黨是如何領導14億人擺脱貧困的?”這是外國政要時常在會談桌上主動提起的一個話題。

習近平總書記娓娓道來。人間奇蹟下是舉全黨全國之力、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自信和從容。

2020年4月,總書記到秦巴山區陝西省平利縣調研。春雨淅瀝,他拾級而上,走進茶田。他的身旁,是陝西省委書記、安康市委書記、平利縣委書記和蔣家坪村黨支部書記。

“五位書記同框”的照片,也是中國減貧成功的祕訣所在。這項任務,總書記帶領省、市、縣、村書記齊抓共管,這是怎樣的上下合力,這是何等的舉國動員!

2015年11月,被外界稱為“史上最高規格”的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京舉行,中央政治局常委悉數出席。

會上,22箇中西部省(區、市)主要負責人,在脱貧攻堅責任書上鄭重簽名,向黨中央立下“軍令狀”。習近平總書記説過:“軍令狀不是隨便立的,我們説到就要做到。”

就在同一個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發文明確:“脱貧攻堅期內貧困縣縣級領導班子要保持穩定,對錶現優秀、符合條件的可以就地提級。”安徽金寨的縣委書記也因此“離任”又“返崗”,這一案例讓各方面更加明晰黨中央的決心。總書記是這麼要求的:“得來點兒真的,貧困縣的縣委書記、縣長要穩在那兒,把責任擔到底,不脱貧‘不能走’,一個蘿蔔一個坑,出水才見兩腿泥。”“沒有這一條,誰都能拍拍屁股就走,那就變成流水宴、流水席了。”

何為“國之大者”?

將脱貧攻堅事業放在更宏闊、更長遠的座標上,放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,放在96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中,打大算盤、算大賬。

易地扶貧搬遷和東西部扶貧協作,這是空間大布局上的縱橫調度。

2021年開年,一部扶貧劇《山海情》掀起熱潮,很多沒有感受過貧窮的年輕人也一邊追劇,一邊落淚。通過再現歷史,曾經的貧窮苦難,跨越山海的協作扶貧,再一次撼動人心。

這是習近平總書記曾親歷的一段時光。根據中央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決策部署,早在1996年5月,福建、寧夏就跨越3000公里山海之隔“千里結親”。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擔任幫扶領導小組組長,直接組織實施閩寧對口扶貧協作。

1997年,習近平同志深入西海固進行了6天的考察。在這片聯合國認定的“全球最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區”,貧窮,還是讓他深受震撼,在一户人家,真正體會什麼叫“家徒四壁”,唯一的“財產”是掛在房樑上的一團髮菜。

他説:“窮地方我見過也住過,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,改革開放好多年了,仍有那麼窮、那麼苦的地方,我心裏受到了很大沖擊。”那時,他已經在東南省份任職多年,東西部發展的懸殊引發他的思考。

西海固緊鄰六盤山,那是紅軍長征跨過的最後一座高山。前方,就是他熟悉的陝北。如何有效調動中國的東西部,跨區域協作脱貧,是一件改寫歷史的鴻篇佈局。

在調研西吉移民吊莊搬遷的玉泉營一帶時,習近平同志提出了建設閩寧村的設想,還定了選址和村名。當時,那裏還是一片荒灘,初到的移民回憶,一場沙暴,除了懷裏抱的鍋、壓在身下的鋪,啥都刮跑了。但他看到了未來。1997年7月,“閩寧村”在一片戈壁上破土動工,他斷言:“閩寧村現在是個幹沙灘,將來會是一個金沙灘。”

2016年7月,當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回到閩寧鎮,他專程讓車繞着鎮子轉了一圈,仔仔細細把那裏看了個遍。那次,總書記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,他感觸很深:“組織東部地區支援西部地區,而且大規模長時間開展這項工作,在世界上只有我們黨和國家能夠做到,這就是我們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。”

看看這堪稱奇蹟的創舉吧!在5年內完成近1000萬人的易地扶貧搬遷,這在中國的扶貧史上是空前未有的,在世界歷史上也是空前未有的。

走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的脱貧路,這是發展大戰略上的洞察入微。

全面小康,覆蓋的領域要全面,是五位一體全面進步。“不能長的很長,短的很短。”其中,生態文明建設就是補齊短板。

2015年11月,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十分感慨:“現在,許多貧困地區一説窮,就説窮在了山高溝深偏遠。其實,不妨換個角度看,這些地方要想富,恰恰要在山水上做文章。要通過改革創新,讓貧困地區的土地、勞動力、資產、自然風光等要素活起來,讓資源變資產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東,讓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,帶動貧困人口增收。”

他曾3次到浙江安吉考察調研。餘村在上世紀90年代,依靠炸山開礦和建水泥廠成為安吉首富村,代價是“村民不敢開窗,山上連筍都不長”。2005年8月,習近平同志來到村裏,聽聞餘村從“賣石頭”轉向“賣風景”,頗有感觸,首次提出了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,也堅定了當地繼續“靠一片白茶葉子致富”的信心。

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這些年,走過萬水千山,見過被污染的悔和痛,也看過轉型後的希望和欣喜。黑龍江伊春林場,過去砍一棵樹賣個幾千塊,現在發展林下經濟,貨品供不應求。習近平總書記看了以後説,生態就是資源,生態就是生產力。

挖石灰、燒磚頭那些短視之舉,少了。荒山禿嶺得以休養,原本黃土裸露的深溝旱塬如今綠意盎然,雲嵐繚繞。“路子對了就要堅持走下去,‘黃金’儲存量就高了,就是金山銀山了。”

以鄉村振興接續脱貧攻堅,這是時間大視野下的遠見卓識。

脱貧攻堅戰越是到最後,越是難啃的硬骨頭。習近平總書記反覆強調不求速成,脱貧摘帽後還要穩一穩、沉澱沉澱,確保經得住歷史的檢驗。質樸的語言,充滿辯證法和科學的方法論,充滿哲理性的光芒。

總書記談到了“遲到”和“早退”的問題。“脱貧‘遲到’一點沒有關係,還可加大力度,但沒有必要強調‘早退’。‘早退’容易形成攀比,引起隊伍不安心,更容易弄虛作假,一定要剎住。我們定的是2020年全面實現脱貧,是要全力以赴、奮力拼搏、快速奔跑、急行軍才能完成的,但決不能急功近利去搶功、冒功。”

他談到了“拔高”和“降低”的問題。聽到相關部委同志講危房改造,習近平總書記叮囑道,有兩個傾向要注意,一個傾向是一步登天式的,擅自拔高標準。脱貧是保障基本生活,跟富裕小康是不一樣的。另一個傾向是降低標準,爭搶早“脱貧”。尤其是一些地方易地扶貧搬遷的房子,層層轉包,落實不到位、不達標,住一兩年天花板就掉下來了。對降低標準的問題,一定要嚴肅整改、務必到位。

畢節曾經是西部貧困地區的典型,這次在脱貧攻堅即將劃上句號時,習近平總書記到畢節去看了看。在少數民族同胞載歌載舞的村廣場上,他再一次談到鄉村振興,説起農業農村現代化。

農業農村現代化,是萬千鄉親心中的“金扁擔”。2020年5月,在脱貧攻堅邁向決戰決勝的年頭,習近平總書記回憶起他在陝北插隊時同老鄉的對話。

“我那時餓着肚子問周圍的老百姓,你們覺得什麼樣的日子算幸福生活?他們講了幾個心願。”

從“吃飽肚子”到“吃‘淨顆子’”,再到當年看來高不可攀“想吃細糧就吃細糧,還能經常吃肉”。

“我當時和鄉親們説,你們再努力想想呢,將來還想到什麼境界。他們説,那就將來幹活挑着金扁擔!”

“‘金扁擔’,我把它理解為農業現代化。”在總書記眼裏,脱貧連着一步更大的棋,那就是鄉村振興。這是“三農”工作重心的歷史性轉移。農為邦本,他的目光看向更深遠的未來。

走得再遠,走到再光輝的未來,不會忘記來時的路,不會忘記要抵達的彼岸。

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文件,關於“共同富裕”的表述有了新的變化。一位文件起草組成員透露,習近平總書記在領導文件起草工作時,多次強調要以人民為中心,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能含糊。

溪流匯成江海。眾多扶貧路徑,放在更大的思想理論體系中有着更清晰的定位,也煥發着更大的時代價值。

格局:

了不起的時代,了不起的人民

“每個人都了不起!”在辭別2020年、開啓2021年的新年賀詞中,習近平總書記由衷地表達敬意:“我為偉大的祖國和人民而驕傲,為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而自豪!”

“了不起”三個字背後,是無數的時代面孔。

在新成昆鐵路的建設工地上,20位青年黨員給總書記寫了封信。他們承擔的任務,是全線最長、難度最高的小相嶺隧道建設。五六十年前,他們很多人的父親或爺爺參加了老成昆鐵路的攻堅,同樣在難度最大的沙木拉打隧道建設中,創造了世界鐵路建設史上的奇蹟。新鐵路的築就,又將為沿線人民脱貧致富闢開一條新通道。一代代人熱血傳承,令習近平總書記感慨萬千。

內蒙古赤峯市小廟子村是個不起眼的村莊。村支書趙會傑,從20多年前嫁到村裏的媳婦,成長為脱貧致富帶頭人。村裏從種玉米到種胡蘿蔔再到種中草藥,從農户自己摸索再到走上“黨支部+合作社+產業黨員+農户”的路。趙會傑想不到,她能有一天作為全國人大代表,和總書記一起討論國家大事。她發言時,總忍不住掉淚,她所在的村莊,“像中國千千萬萬個鄉村一樣”,正在這個時代蓬勃生長。

彭藝是貴州畢節市黔西縣化屋村土生土長的苗家子弟。在烏蒙山腹地,羣山阻隔、險流環繞,小時候,她是沿着“手扒巖”爬出去上學的。上大學,也是靠社會資助完成學業。研究生畢業後,她毅然回鄉創業,成了扶貧車間的蠟染老師。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化屋村時,正遇上她在扶貧車間忙活,她要帶着村裏人把傳統服飾賣出大山,讓鄉親們脱貧致富。走出大山,回到大山,改變大山,一方土地的命運正在被改寫。

…………

新時代是奮鬥者的時代。習近平總書記的目光,始終關注着人。

他相信,脱貧攻堅的深遠影響,是激發出人民羣眾強大的內生動力,將是未來中國行穩致遠的堅強根基。習近平總書記不止一次講,中國要飛得高、跑得快,就要彙集和激發14億人民的磅礴力量。而脱貧攻堅,將形成一場當代中國最廣泛的社會動員,凝聚起各方參與的強大合力。

扶貧,造就了一批改寫命運的奮鬥者。

在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弘德村,劉克瑞一家8年前從西海固“窮山窩”搬到這兒。在颳起風來“一碗飯半碗沙”的荒灘上,移民羣眾硬是利用黃河揚水滋養出一片綠洲。習近平總書記來家裏時,老劉熱情地請總書記看他的牛、他的田、他的房子、他的花,這些是在8年前想都不敢想的好光景。

2020年7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四平市梨樹縣八里廟村合作社場院,同一羣農民朋友“嘮嗑”。過去揮汗操勞的農户,如今抱團成了一羣創業者。“一年分紅8000多元,逢年過節發福利”“握鋤頭的手變成了農機手,還領固定工資”“過去一些貧困羣眾‘揣着手等’‘揹着手看’,現在擼起袖子加油幹”……

扶貧,感召了一批勇於追夢的實幹家。

2018年2月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三河村。村裏的洛古有格告訴總書記,他的兩個夢都實現了,一個是大學夢,改變命運;一個是致富夢,擺脱貧困。大學畢業後,洛古有格到重慶一家企業工作,每次把家鄉的臘肉帶給同事都廣受好評。他由此下決心回鄉創業,組織了上百户鄉親做起臘肉生意。

2016年全國兩會,習近平總書記參加青海代表團審議時,“一碗麪”引起他的興趣。他詳細詢問情況,聽説現在青海有2.8萬家拉麪店,18萬人憑藉拉麪闖全國,打造出了一個遍佈全國的產業網。“總書記這一問,讓青海拉麪火了!”

扶貧,鍛打了一批同羣眾魚水情深的領路人。

把“扶貧路”當作“長征路”的黃文秀,絕壁上鑿天路的毛相林,把信仰種進石頭的周永開,深山裏走出的感動中國的張桂梅……動人的扶貧故事,因為有一個個負重前行的人。

2019年新年賀詞,習近平總書記動情地講到了他們:“我時常牽掛着奮戰在脱貧一線的同志們,280多萬駐村幹部、第一書記,工作很投入、很給力,一定要保重身體。”

黨的十九大貴州省代表團討論時,總書記仔細聽了六盤水市大灣鎮海嘎村黨支部第一書記楊波的故事。當駐村第一書記8年、帶領鄉親脱貧致富,他對每一户鄉親的家底如數家珍。

總書記的心中,好苗子要到一線去歷練,讓脱貧攻堅主戰場變成鍛造幹部、淬鍊人才的大熔爐、大學校。他強調:“要愛護基層一線的扶貧幹部,讓有為者有位,吃苦者吃香,流汗流血犧牲者流芳”。

扶貧,還召喚着更多塑造未來的先行者。

人的成長,是對未來最好的投入。習近平總書記始終掛念着貧困家庭的孩子們,希望通過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。在解決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座談會上,他對教育數據信手拈來,“全國有60多萬義務教育階段孩子輟學”。

2019年4月,在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,習近平總書記遇到了一位鄉村教師。她從這所小學畢業,大學畢業後又回到這所小學,已任教17個年頭。總書記動情地説:“我就希望看到有這樣紮根這裏的一批鄉村教師,為我們的國家、為我們的家鄉培養這些優秀的後代。你們做的工作很有意義。”

湖南常寧市塔山瑤族鄉中心小學副校長盤玖仁在教育一線工作了近30年。2020年9月,長沙,他在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基層代表座談會上坦言:“教師數量不足,結構性缺編;條件艱苦,留不住好老師。”總書記迴應道,“我們基本解決了義務教育普及化的問題,但教育資源不均衡問題又突出出來。‘十四五’時期要着力解決這個問題”。

沒有比人更高的山,沒有比腳更長的路。貧窮不是不可改變的宿命。早在福建工作時習近平同志就體悟到,弱鳥可望先飛,至貧可能先富。跳出老框框看問題,首先要“擺脱”頭腦中的“貧困”。

2018年3月,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的聲音久久迴響:“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,人民是真正的英雄。”

新中國成立前夕、中共中央即將離開西柏坡之際,毛澤東同志意味深長地説,今天是進京趕考的日子。

趕考,這是中國共產黨人面對飽經滄桑的泱泱大國,懷有的堅定而清醒的態度。

2013年7月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西柏坡。他在紀念館內久久凝思:

“60多年過去了,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,中國人民站起來了,富起來了,但我們面臨的挑戰和問題依然嚴峻複雜,應該説,黨面臨的‘趕考’遠未結束。”

擺脱貧困,幾代人接力奮鬥,揮就這份縱貫千年的歷史答卷。

建黨百年之際,恰是脱貧攻堅交卷之時。時間的巧合,藴含着一脈相承的使命擔當。

為了誰,依靠誰?

從哪裏來,到哪裏去?

這份答卷裏,有億萬人民匯聚起的磅礴之力,有中國的昨天、今天和明天。

習近平總書記説,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而是新生活、新奮鬥的起點。“我們通過奮鬥,披荊斬棘,走過了萬水千山。我們還要繼續奮鬥,勇往直前,創造更加燦爛的輝煌!”


編輯:陳思 分享到:

Copyright© 2006-2019 lyg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新聞熱線:0518-85720021 記者QQ:6291576 連雲港地區第一視聽綜合門户網 連雲港市廣播電視台主辦
蘇新網備2007035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004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007204號 蘇ICP備11073735號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許可證編號:32120180019